巫放:一位志愿军老兵访问记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9-06-05 点击数:


我对军队和战士怀有崇敬的心情,他们不怕牺牲、不辞劳苦、始终坚贞地保卫着国家和人民。

近日,我和几位友人去古里镇淼泉新街访问了一位老兵,名叫吴雪良,今年92岁了,一直和大女儿吴梅芬住在一起。我们一起走进小院子,就见到吴老坐在藤椅里,他头戴旧式军帽,帽上闪耀着“八一”五星军徽;他身穿一套旧式军装,军黄色已变得很淡,在胸前口袋上面缀有一块布质标饰,凑近观看,白底蓝字写的是“中国人民志愿军”七个宋体字。这时,吴老在女儿的搀扶下站立了起来,他微笑着,同我们一一握手,还频频行着军礼。这就是那位当年被尊之为“最可爱的人”的志愿军老兵,百闻不如一见,我们肃然起敬!

吴老患有重病,不宜多说话,都由62岁的吴梅芬代为讲述。

吴老于1953年入朝,不久就担任了班长。他冲锋在前,英勇杀敌,曾多次立功,是全军著名的狙击手。他还刻苦钻研枪械修理,荣获过“一级技术能手”称号。有一次,战斗特别激烈,为了争夺一块无名高地,战士们舍生忘死、前仆后继,约计牺牲三分之二了,余下的仍在坚持。忽然,一发炮弹落在近处爆炸了,他和老班长都被掀翻在山沟里昏死过去,直到清理战场时方才发现并予抢救。战争遗留下的伤痛以及冰天雪地的朝鲜气候,给他造成了严重病患。

复员后,吴老继承了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,他从不炫耀光荣的历史,也不仗着战功图私谋利,他只是积极地苦干,任劳任怨,在平凡的岗位上不断创出优异的成绩。退休后,他身上多种疾病日益加重,甚至生成了一种鳞腺癌,但他依然坚强乐观,他说,“我是一个兵,死都不怕,还怕病痛和癌症么!”国家与军队是他精神上的靠山。

说起“我是一个兵”,吴梅芬与保姆给我们观看了记录在手机内的视频:就在今年四月初,春光洒满虞山公园,人群中出现了一辆轮椅,轮椅上坐着笑容可掬的吴老,也是军帽、军装的。听着熟悉的旋律,他笑得更欢快了,有人送给他一个话筒,他拿着,唱起了歌曲《我是一个兵》,接着又唱起《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》,竟然一字不差、越唱越有力。围拢过来的游人惊喜、鼓掌。视频观毕,我们请吴老现唱几句,可他却一句也背不出来。

吴梅芬和保姆见我们困惑不解,又给我们观看了另一段小视频,只见吴老趁人不备踏上房间里的桌子,意欲开窗跨出去,那不是太危险了!幸好及时发现并制止了。

吴梅芬告诉我们:父亲的脑子已是有时清醒有时糊涂,但不管怎样,军队与军人是他一生牵挂的情怀,每天起身后,他都必须穿上当年的黄军装,必须见到胸前的志愿军标饰;每次遇见人,他都会行个军礼、握个手。所以家里始终替他准备单的和棉的两套军服。这是他老人家爱国爱军的情结。

吴梅芬是淼泉镇上有名的孝女,她的婆婆活到103岁于去年才离世。她对父亲也是体贴入微、服侍周到。谈论间,她动情地说:“父亲在我的心中是一棵大叔,我敬爱他,累点苦点算不了啥。”又说:“只要父亲开心,我干啥都愿意。”她甘当拥军铁粉。

伟大的国家缔造了伟大的军队,也培育了优秀的战士;优良的传统孕育了优良的后备,也早就了社会主义事业的新一代接班人!

抗美援朝战争发生在195010月至19537月,距今将近70年了。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,人民军队爱国爱民、忠诚奉献、顽强无畏、创新智斗等伟大精神应当弘扬,联系当今国内外情势,对于实现民族复兴、人民幸福的中国梦,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。


主办:常熟理工学院 常熟理工学院离退办
主管:常熟理工学院信息办  电话:0512-52251156